• 中國城市人才吸引力排名 滬深京居前三

    熊柴 周哲2020-04-30 14:43:22來源:恒大研究院

    掃描二維碼分享
    • 城市:全國
    • 發布時間:2020-04-30
    • 報告類型:市場報告
    • 發布機構:

    ??導讀

    ??人口是一切經濟社會活動的基礎,人才更是第一資源。我們在前期系列報告中提出“人隨產業走、人往高處走”的邏輯,指出人口正持續向大城市及大都市圈集聚。隨著人口紅利消逝、人才價值日益凸顯,恒大研究院和智聯招聘聯合推出“中國城市人才吸引力排名”報告,以期準確把握人才流動趨勢。

    ??摘要

    ??數據說明:通過跨城求職數據解密人才流動趨勢。智聯招聘擁有約2億用戶,日均活躍用戶數約630萬;其中85%為專科及以上學歷,遠超全國就業人口總體的14.6%。在求職者中,約四成為流動的跨城求職者。人才求職和跨城求職具有明顯的月度波動性,高峰均在春節后的3月。從性別看,2019年流動人才中男性占60%,明顯高于求職總體的54%,男性更有可能跨城求職;從年齡看,流動人才中超8成為18-35歲;從學歷看,流動人才中52%為本科及以上,明顯高于求職總體的37%,高學歷更有可能跨城求職;從工作年限看,流動人才中46%工作5年及以下,高于求職總體的44%,職場新人更有可能跨城求職;從工資水平看,流動人才中45%月收入超6000元,明顯高于求職總體的40%,收入較高者更有可能跨城求職;從行業看,流動人才中51%分布在IT、房地產、制造業,高于求職人才總體的48%。

    ??榜單概覽:上海連續3年成為最具人才吸引力城市。1)中國最具人才吸引力城市100強:滬深京居前三。為衡量不同城市的人才吸引力,定義人才吸引力指數為人才流入占比、人才凈流入占比、應屆生人才流入占比、海歸人才流入占比的加權結果。其中,人才流入占比和人才凈流入占比分別反映該城市引得來和留得住的能力,應屆生人才流入占比和海歸人才流入占比反映城市對年輕高學歷人才和海歸高學歷人才的吸引力。從結果看,2019年上海、深圳、北京位居前三名,上海自2017年起連續三年第一,廣州、杭州、南京、成都、濟南、蘇州、天津位居前十。2019年應屆生和海歸人才流向北上深廣的比重分別占比24.5%、28.7%,均高于流動人才流向北上廣深的比重20.2%,應屆生和海歸更傾向往一二線城市。2)人才流動趨勢:長三角珠三角人才集聚、京津冀人才流出。分地區看,2019年東部、中部、西部、東北人才凈流入占比分別為5.8%、-2.4%、-0.2%、-3.2%,東部人才持續集聚,中西部持續流出但有所收窄,東北持續流出且幅度擴大。分線城市看,2019年一線、二線、三線、四線人才凈流入占比分別為-2.7%、1.1%、1.8%、-0.3%,2018年分別為-0.9%、4.9%、-0.3%、-2.3%;結合近4年數據觀察,一線因京滬控人持續流出,二線人才持續集聚,三線較為平衡,四線持續流出。分城市群看,超6成人才流向五大城市群,2019年長三角、珠三角、京津冀、成渝、長江中游城市群人才流入占比分別為23%、14%、13%、7%、7%,凈流入占比分別為5.0%、2.8%、-4.0%、0.0%、-0.5%,長三角、珠三角人才集聚,京津冀受北京控人影響人才凈流出,成渝和長江中游基本平衡。

    ??重點城市:深廣杭寧渝漢人才凈流入占比逐漸上升。1)一線城市:北上人才凈流入占比逐年下降、深廣呈上升趨勢。北京2016-2019年人才凈流入占比分別為-0.7%、-2.3%、-2.7%、-3.9%,持續為負且降幅擴大,主因北京嚴控人口、疏解產業,北京和上海互為人才外流第一目標城市,北京流向上海、上海流向北京的人才流出占比分別為0.8%、0.6%,人才從北京凈流向上海;上海2016-2019年人才凈流入占比分別為1.3%、1.2%、0.9%、0.5%,持續凈流入但逐漸下降,主因上海控制人口及產業轉移;深圳2016-2019年人才凈流入占比分別為-0.2%、0.1%、0.4%、0.2%,主因深圳活力強、人才政策吸引力大;深圳和廣州互為人才外流第一目標城市,深圳流向廣州和廣州流向深圳的人才流出占比分別為0.7%、0.6%,規模基本平衡;廣州2016-2019年人才凈流入占比分別為0.3%、0.5%、0.5%、0.6%,持續穩定凈流入,主因廣州發展速度較快、生活成本在一線城市中最低。2)二線城市:杭寧渝漢人才凈流入占比呈上升趨勢,津蓉有所下降。杭州2016-2019年人才凈流入占比分別為0.8%、1.0%、1.2%、1.4%,始終為正且逐年攀升,主因杭州以電商為代表的產業發展迅速、薪酬超越廣州在十大城市中位列第四;南京2016-2019年人才凈流入占比分別為0.8%、0.9%、0.9%、0.9%,始終為正且比較穩定,主因南京發展速度較快且2018年“寧聚計劃”實施吸引人才;重慶2016-2019年人才凈流入占比分別為-0.1%、-0.1%、0.5%、0.3%,2018年由負轉正主因信息技術產業等發展吸引人才;武漢2016-2019年人才凈流入占比分別為-0.3%、0.0%、0.8%、0.1%,2017年由負轉正,主因2017年“百萬大學生留漢”政策實施;天津2016-2019年人才凈流入占比分別為0.2%、0.1%、-0.1%、-0.1%,逐年下降且2018年由正轉負,主因天津發展速度放緩、2019年GDP增速5.3%在十城中最低、且薪資在十城中最低;成都2016-2019年人才凈流入占比分別為-0.8%、-0.3%、-0.3%、-0.6%,始終為負,主因薪資水平較低,重慶與成都互為人才外流第一目標城市,人才從成都凈流向重慶。

    ??正文

    ??1   數據說明:通過跨城數據求職解密人才流動趨勢

    ??人口是一切經濟社會活動的基礎,人才更是第一資源,但當前能夠反映人才流動的數據缺乏。中國15-64歲勞動年齡人口規模及比例分別在2011、2013年見頂,標志著過去長期支撐經濟高速發展的人口紅利消逝,中國亟需轉向人才紅利。并且,從人口自然增長趨勢看,中國人口總量將在“十四五”時期見頂,隨后進入負增長。在此背景下,2017年以來全國約100城先后掀起 “搶人大戰”,既是搶年輕人口更是搶人才。一般可通過官方常住人口數據分析人口流動,但反映人才流動的數據缺乏,特別是在非普查年份。為此,恒大研究院和智聯招聘聯合推出“中國城市人才吸引力排名”報告,以期準確把握人才流動態勢。

    ??數據說明及特征:智聯招聘擁有約2億個人注冊用戶,日均活躍用戶數(含登錄、有求職行為的用戶)約630萬,其中,求職人才即當年有簡歷投遞行為的用戶中約85%為專科及以上學歷,遠超全國就業人口總體的14.6%(2015年小普查數據);在求職人才中,約四成為跨城求職者,即現居住城市和簡歷投向城市不同的流動人才。人才求職和跨城求職具有明顯的月度波動性,求職高峰一般在春節后的3月,2019年3月求職人數和流動人數占比分別為11.3%、13.1%,2018年分別為12.1%、12.3%。

    求職人數

    ??1)從性別看,2019年流動人才中男性占60%,明顯高于求職總體的54%,男性更有可能跨城求職。2019年智聯招聘平臺求職人才中男女比例為54:46,其中流動人才男女比例為60:40,說明男性更有可能跨城求職。而在2018年上述比例分別為54:46、64:36,2019年流動人才的性別比例更加平衡。

    ??2)從年齡看,流動人才中超8成為18-35歲。2019年求職人才中18-25歲、26-30歲、31-35歲、36-40歲、41-45歲、46歲及以上分別占比30.2%、34.5%、20.5%、8.8%、3.4%、2.6%;流動人才中各年齡段人才分別占比30.7%、34.1%、19.6%、8.8%、3.7%、3.1%,求職人才和流動人才的年齡結構較為吻合,18-35歲分別占比85.1%、84.4%,而在2018年上述比例分別為86.1%、78.6%,2019年流動人才更加集中于18-35歲。

    ??3)從學歷看,流動人才中52%為本科及以上學歷,明顯高于求職總體的47%,表明高學歷人才更有可能跨城求職。2019年求職人才中初中及以下、高中、專科、本科、研究生學歷占比分別2.5%、13.0%、38.4%、41.5%、4.7%,其中流動人才各學歷分別占比為2.1%、10.4%、36.8%、45.0%、5.7%,流動人才中本科、研究生學歷比重均高于整體水平,2019年流動人才中本科及以上學歷占比50.7%、較求職整體的46.2%高出4.5個百分點,而在2018年上述比例分別為50.5%、47.5%,說明本科及以上的求職者職場競爭力較強、更有可能跨城求職。

    流動人才

    ??4)從工作年限看,流動人才中46%工作5年及以下,高于求職總體的44%,職場新人更有可能跨城求職。2019年求職人才中工作年限為1年及以下、1-3年、3-5年、5-10年、10-20年、20年以上分別占3.1%、21.1%、19.4%、30.3%、22.3%、3.8%,流動人才中各工作年限人才分別占比3.3%、23.0%、19.3%、28.2%、21.9%、4.3%,其中工作5年以下的分別占比43.6%、45.7%,說明部分職場新人的職業發展和生活愿景尚有較大不確定性、更有可能跨城求職。而在2018年上述比例分別為39.3%、40.4%,2019年流動人才更加集中于5年及以下。

    ??5)從工資水平看,流動人才中45%月收入超6000元,明顯高于求職總體的40%,收入較高者更有可能跨城求職。求職人才中月收入4000元及以下、4001-6000元、6001-8000元、8001-10000元、10001-15000元、15000元以上分別占比29.3%、30.8%、17.2%、9.4%、8.0%、5.3%,流動人才中各收入人才分別占比26.4%、28.8%、18.1%、10.6%、9.6%、6.5%,其中6000元以上的分別占比39.9%、44.8%,而在2018年上述比例分別為39.9%、45.8%,說明收入更高的人才更有可能跨城求職。

    人才

    ??6)從行業看,流動人才中51%分布在IT、房地產、制造業,高于求職人才總體的48%。2019年求職人才最多的前三行業是IT|通信|電子|互聯網、房地產|建筑業、生產|加工|制造,分別占比19.4%、14.9%、13.9%,合計占比48.3%;流動人才最多的前三行業也是上述三個行業,分別占比19.0%、17.5%、14.8%,合計占比51.4%,說明流動人才分布更加集中,且流動人才在房地產|建筑業的分布遠高于求職人才。從二級行業分布來看,2019年求職人才最多的前五行業分別是房地產/建筑/建材/工程、互聯網/電子商務、教育/培訓/院校、醫療/護理/美容/保健/衛生服務、酒店/餐飲,合計占比33.7%;流動人才最多的前五行業則略有不同,第四和第五名分別是加工制造(原料加工/模具)、醫療/護理/美容/保健/衛生服務,合計占比34.7%。

    流動人才

    ??2   榜單概覽:上海持續3年成為最具人才吸引力城市

    ??2.1中國最具人才吸引力城市100強:滬深京居前三

    ??從人才吸引力指數觀察,2019年上海、深圳、北京位居前三名,上海連續三年第一,廣州、杭州、南京、成都、濟南、蘇州、天津位居前十。為衡量城市的人才吸引力,定義人才吸引力指數為人才流入占比、人才凈流入占比、應屆生人才流入占比、海歸人才流入占比的加權結果。人才流入占比=流入某城市的人才/全國流動人才總量,人才凈流入占比=(流入某城市的人才-流出某城市的人才)/全國流動人才總量,分別反映該城市引得來和留得住的能力。其中,流入某城市的人才指現居住地不在該城市、但簡歷投向了該城市的人才;流出某城市的人才指現居住地為該城市、但簡歷投向了其他城市的人才;全國流動人才總量指現居住地和簡歷投向地不一致的人才。應屆生人才流入占比=流入某城市的應屆生流動人才/應屆生流動人才總量,海歸人才流入占比=流入某城市的海歸流動人才/海歸流動人才總量,分別反映城市對年輕高學歷人才和海歸高學歷人才的吸引力。從結果看,經濟體量大且增長穩定的上海市人才吸引力指數2017年由第二名升至第一名,隨后三年持續第一;由于深圳經濟發展速度較快且人才政策吸引力強,2016-2019年深圳排名第3、3、3、2位;北京因嚴控人口、疏解產業,排名為第1、2、2、3位,有所下降;廣州則始終為第4位;杭州因電商為代表的產業發展迅速,連續四年穩居第5;南京為第6、6、7、6名;成都2019年為第7名且近三年較為穩定;濟南2019年為第8名,比2018年的第14名有所上升;蘇州為第7、8、9、9,較為穩定;天津為第8、10、12、10名。2019年前50強中,東部、中部、西部、東北地區分別有33、6、8、3個;一二三四線分別有4、32、14、0個,分別占一二三四線城市數量的100%、91%、17%、0%;長三角、珠三角、京津冀、成渝、長江中游城市群分別有12、7、5、2、3個。

    人才

    ??2019年應屆生、海歸將簡歷投向北上深廣的比重分別占比24.5%、28.7%,均高于流動人才流向北上廣深的整體比重20.2%,應屆生和海歸更傾向往一二線城市集聚。從應屆生看,應屆生人才流入占比前四名分別是北上深廣,合計占比24.5%,高于北上深廣的人才流入占比20.2%;應屆生人才流入前十城市還有成都、杭州、鄭州、南京、西安、天津,前十合計占比45.2%,高于前十城市的人才流入占比36.1%,意味著和流動人才相比,應屆生人才更加向一二線城市集聚。和2018年相比,2019年流入北京、武漢、成都的應屆生占比分別下降0.5%、0.5%、0.4%,流入濟南、深圳的應屆生占比分別上升0.3%、0.2%。從海歸看,海歸人才流入占比前四名分別是北上深廣,合計占比28.7%,高于北上廣深人才流入占比的20.2%;海歸人才流入前十城市還有杭州、成都、南京、天津、蘇州、青島,前十合計占比44.6%,高于前十城市的人才流入占比35.5%,意味著和流動人才相比,海歸人才也更加向一二線城市集聚,尤其是向一線城市集聚。和2018年相比,流入北京、成都的海歸人才占比分別下降0.9%、0.3%,流入東莞、深圳、長沙、無錫的人才分別上升0.3%、0.2%、0.2%、0.2%。

    應屆生

    ??2.2人才流動趨勢:長三角珠三角人才集聚、京津冀人才流出

    ??人才凈流入占比是人才吸引力指數的核心指標,等于(流入某城市的人才-流出某城市的人才)/全國流動人才總量。

    ??1)分地區看,2019年東部、中部、西部、東北人才凈流入占比分別為5.8%、-2.4%、-0.2%、-3.2%,東部人才持續集聚,中西部持續流出但有所收窄,東北持續流出且幅度擴大。全國296個地級及以上建制市(不含三沙市)中,東部、中部、西部、東北城市分別有87、80、95、34個。從人才流入流出占比看,2016-2019年東部地區人才流入占比分別為64.2%、63.2%、60.8%、61.6%,均超六成但稍有下降,意味著全國流動人才超6成向東部集聚;中部地區人才流入占比呈上升趨勢,而人才流出占比逐年下降;西部地區人才流入占比和流出占比均呈上升趨勢;東北地區人才流入占比分別為6.0%、5.9%、5.3%、5.3%,逐年下降,人才流出占比分別為8.2%、8.2%、8.3%、8.5%,逐年上升。從人才凈流入占比看,2016-2019年東部分別為7.8%、6.2%、5.7%、5.8%,雖略有下降但仍維持較高水平;中部分別為-4.0%、-3.2%、-2.4%、-2.4%,雖逐年上升但人才仍然凈流出;西部分別為-1.6%、-0.7%、-0.3%、-0.2%,人才凈流出但逐年上升至基本平衡狀態;東北分別為-2.2%、-2.3%、-3.0%、-3.2%,人才凈流出且幅度擴大。

    東部

    ??2)分線城市看,2019年一線、二線、三線、四線人才凈流入占比分別為-2.7%、1.1%、1.8%、-0.3%,2018年分別為-0.9%、4.9%、-0.3%、-2.3%,結合近4年數據觀察,一線因京滬控人持續流出,二線人才持續集聚,三線較為平衡,四線持續流出。我們把全國296個地級及以上建制市劃分為一二三四線城市,其中,一線城市為北上廣深4個,二線城市35個,三線城市81個,四線城市176個(詳見恒大研究院2019年4月報告《中國城市發展潛力排名:2019》)。從人才流入流出占比看,2016-2019年一線城市人才流入占比呈下降趨勢,人才流出占比基本穩定;二線城市人才流入占比分別為44.9%、46.3%、47.9%、46.4%,呈上升趨勢且約半數人才流入二線城市,人才流出占比基本穩定;三線城市人才流入占比分別為20.5%、19.3%、18.6%、20.8%,2019年上升較為明顯,人才流出占比逐年下降;四線城市人才流入占比分別為12.2%、11.6%、11.6%、12.6%,2019年上升較為明顯,人才流出占比呈下降趨勢。從人才凈流入占比看,2016-2019年一線分別為0.8%、-0.5%、-0.9%、-2.7%,受京滬控人影響一線人才凈流入占比逐年下降,2017年開始由正轉負;二線分別為0.6%、3.2%、3.6%、1.1%,二線人才持續集聚;三線分別為0.4%、-0.3%、-0.3%、1.8%,較為平衡;四線分別為-1.8%、-2.5%、-2.3%、-0.3%,人才持續凈流出。

    二線城市

    ??3)分城市群看,超6成人才流向五大城市群,2019年長三角、珠三角、京津冀、成渝、長江中游城市群人才凈流入占比分別為5.0%、2.8%、-4.0%、0.0%、-0.5%,長三角、珠三角人才集聚,京津冀受北京控人影響人才凈流出,成渝和長江中游基本平衡。從人才流入流出占比看,長三角人才流入占比和人才流出占比均呈下降趨勢,2019年分別為22.6%、17.6%;珠三角人才流入占比較為穩定,人才流出占比分別逐年微降,2019年分別為13.9%、11.1%;京津冀2016-2019年人才流出占比分別為14.3%、16.2%、17.0%、17.3%,逐年上升;成渝人才流入占比和人才流出占比均較為穩定;長江中游人才流出占比逐年下降。2016-2019年分別有64.6%、64.7%、64.5%、63.1%的人才流入五大城市群,均超6成。從人才凈流入占比看,2016-2019年長三角分別為4.7%、4.6%、4.6%、5.0%,人才凈流入且占比高于其他城市群,人才大量向長三角集聚;珠三角分別為1.7%、2.0%、2.2%、2.8%,人才凈流入且逐年上升;京津冀分別為-0.4%、-1.9%、-2.9%、-4.0%,人才凈流出且流出規模逐漸擴大,主要受北京人才凈流入占比逐年大幅下降影響;成渝分別為-0.7%、-0.2%、0.3%、0.0%,流入流出基本平衡;長江中游分別為-1.3%、-1.0%、-0.3%、-0.5%,流入流出基本平衡。

    長三角

    ??3   重點城市:深廣杭寧渝漢人才凈流入占比逐漸上升

    ??從重點城市看,我們選取十大最具發展潛力城市(深圳、北京、上海、廣州、成都、南京、武漢、重慶、天津、杭州)作為觀察對象,并根據一二線城市對其劃分進行具體分析(詳見恒大研究院2019年5月報告《中國十大最具發展潛力城市排名:2019》)。

    ??3.1一線城市:北上人才凈流入占比逐年下降、深廣呈上升趨勢

    ??從2019年人才凈流入占比看,四個一線城市北上深廣分別為-3.9%、0.5%、0.2%、0.6%,廣州最高、北京最低。從2016-2019年人才凈流入占比的趨勢變化看,北京、上海因嚴控人口、疏解產業而逐年下降,分別從-0.7%、1.3%降至-3.9%、0.5%;廣州逐年上升、深圳呈上升趨勢,分別從0.3%、-0.2%升至0.6%、0.2%,主要因為廣州發展速度較快、生活成本在一線城市中最低、大學生數量全國最多,深圳經濟發展速度快且人才吸引政策力度大。

    北上

    ??1)北京:2016-2019年人才凈流入占比分別為-0.7%、-2.3%、-2.7%、-3.9%,持續為負且降幅擴大,主因北京嚴控人口、疏解產業;北京和上海互為人才外流第一目標城市,北京流向上海、上海流向北京的人才流出在全國流動人才總量中占比分別為0.8%、0.6%,人才從北京凈流向上海。北京常住人口增量逐年下滑,2011-2018年從57萬降至-17萬,2019年縮窄至-1萬,2017-2019年連續3年為負,2016-2019年北京的常住人口增量始終在一線城市中最低。2016-2019年北京人才流入占比分別為7.2%、7.3%、7.1%、6.3%,但人才流出占比持續攀升,分別達7.9%、9.6%、9.9%、10.2%,北京的人才流入和人才流出均居全國城市首位,但流出逐年攀升、流出明顯大于流入,使得人才凈流入占比分別為-0.7%、-2.3%、-2.7%、-3.9%。從來源看,2019年人才向北京流入的前十大城市分別為上海、天津、鄭州、深圳、廊坊、石家莊、西安、成都、沈陽、武漢,合計占比達44.7%。其中,京津冀城市有3個,合計占比達15.6%。人才流入北京主要因為北京經濟體量大、薪酬水平高,2019年GDP規模達到3.5萬億,僅次于上海、排名第二,同時13個行業中北京有8個的薪酬位于所有城市之首。從去向看,北京人才外流的前十大城市分別為上海、天津、深圳、成都、廊坊、濟南、杭州、廣州、石家莊、西安,合計占比達42.5%。其中,流出北京的人才中7.7%流向上海,流出上海的人才中13.1%流向北京,北京和上海互為人才外流目標城市的第1位,北京流向上海和上海流向北京的人才流出在全國流動人才總量中占比分別為0.8%、0.6%,人才從北京凈流向上海。流出北京的人才增多主要因為北京控制人口、疏解產業。2013年北京開始嚴控人口,2015年發布的《京津冀協同發展規劃綱要》要求北京外遷非首都核心功能,2020年及之后北京常住人口控制在2300萬人以內。根據北京市發改委,截至2019年底,北京市不予辦理的工商登記業務累計達2.28萬件;2014-2019年北京市退出一般制造業企業2759家,疏解提升市場631個、物流中心122個。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2014-2018年北京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單位數累計減少489家。2019年北京流出人才的29.7%來源于IT|通信|電子|互聯網行業,高于除深圳外的其他8個重點城市,也高于北京流入人才流向該行業的比例23.4%。

    北京

    ??2)上海:2016-2019年人才凈流入占比分別為1.3%、1.2%、0.9%、0.5%,持續凈流入但逐漸下降,主因上海控制人口及產業轉移。2011-2019年上海常住人口增長明顯放緩,增量從44萬降至4萬,其中有兩年為負。2016-2019年上海人才流入占比分別為6.3%、6.1%、5.6%、5.2%,持續下降,人才流出占比分別為4.9%、4.9%、4.7%、4.8%,流入大于流出,人才凈流入占比分別為1.3%、1.2%、0.9%、0.5%。從來源看,人才向上海流入的前十大城市分別為北京、蘇州、深圳、青島、杭州、南京、合肥、鄭州、成都、武漢,合計占比達48.1%,顯著高于2018年前十來源地的45.7%,上海人才來源集中度有所提高。其中,北京占比15.1%,而長三角城市有4個、合計占比16.3%。人才流入上海主要因為上海的經濟體量大、薪酬水平高。2019年上海GDP規模達到3.8萬億、位列全國城市第一。2019年上海流入人才中9.9%流向商業服務,顯著高于其余9個重點城市。13個行業中上海有4個薪酬位列第一、8個位列第二,其中商業服務位列第一。從去向看,上海人才外流的前十大城市分別為北京、杭州、蘇州、深圳、南京、廣州、合肥、成都、鄭州、無錫,合計占比達51.6%。其中,長三角城市有5個,合計占比達25.9%,長三角城市對上海的人才有分流作用。人才流出上海主要因為上海控制人口規模和產業轉移,2016年上海“十三五規劃”及《上海城市總體規劃綱要(2015-2040)》均要求2020年及之后上海常住人口控制在2500萬人以內。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2013-2018年上海規模以上工業企業減少1666家。2019年上海流出人才的7.6%、7.4%來源于服務業和金融業,高于其余9個重點城市,也高于上海流入人才流向該行業的比例4.4%、5.7%。

    上海

    ??3)深圳:2016-2019年人才凈流入占比分別為-0.2%、0.1%、0.4%、0.2%,主因深圳經濟發展速度較快、人才政策有吸引力;深圳和廣州互為人才外流第一目標城市,深圳流向廣州和廣州流向深圳的人才流出在全國流動人才總量中占比分別為0.7%、0.6%,規模基本平衡。2015年深圳常住人口增量從2014年的15萬大幅上升至60萬,2015-2018年平均增量為56萬。2016-2019年深圳人才流入占比基本穩定在4.9%左右,分別為4.8%、5.1%、5.0%、4.7%,但人才流出占比呈下降趨勢,分別為5.0%、4.9%、4.6%、4.6%。從來源看,人才向深圳流入的前十大城市分別為廣州、北京、天津、東莞、上海、成都、長沙、武漢、惠州、佛山,合計占比達52.8%,高于2018年前十來源地的50.4%,深圳的人才來源集中度有所提高。其中,珠三角城市有4個,占比22.9%;流入深圳的人才中13.1%來自廣州,流入廣州的人才中17.4%來自深圳,深圳和廣州互為人才來源城市的第1位。人才流入深圳主要因為經濟發展速度相對較快和人才政策有吸引力。2019年深圳GDP增速6.7%,高于全國平均的6.1%,也高于北京和上海的6.1%、6.0%;2016-2019年深圳平均GDP增速為8.0%,高于廣州、北京、上海的7.0%、6.6%、6.6%。深圳還擁有華為、騰訊、平安等眾多著名企業,尤其是互聯網企業,吸引大量人才。深圳的落戶政策逐漸放寬,且補貼幅度較大,根據深圳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數據,2016年深圳將全日制本科生、碩士、博士的租房相關補貼從6000、9000、12000元分別提高至15000、25000、30000元,2017年落戶門檻放寬至35歲以下專科學歷人才,對新引進的兩院院士和杰出人才、地方級領軍人才、后備級人才分別給予300萬、200萬、160萬的獎勵。從去向看,深圳人才外流的前十大城市分別為廣州、東莞、上海、北京、惠州、佛山、長沙、杭州、武漢、成都,合計占比達53.9%,低于2018年前十去向地的56.4%,深圳人才流向的方向更加分散。其中,廣州占比達15.0%,珠三角城市有4所,合計占比32.3%,深圳和珠三角地區人才流動頻繁;流出深圳的人才中15.0%流向廣州,流出廣州的人才中18.6%流向深圳,深圳和廣州互為人才外流目標城市的第1位,深圳流向廣州和廣州流向深圳的人才流出在全國流動人才總量中占比分別為0.7%、0.6%,規模基本平衡。

    深圳

    ??4)廣州:2016-2019年人才凈流入占比分別為0.3%、0.5%、0.5%、0.6%,人才凈流入且持續穩定增長,主因廣州發展速度較快、生活成本在一線城市中最低。廣州常住人口增量總體呈上升趨勢,2011-2019年從4萬升至40萬。2016-2019年廣州人才流入占比基本穩定在4.2%左右,分別為4.2%、4.3%、4.2%、3.9%,2019年略有下降,人才流出占比持續下降,分別為3.9%、3.8%、3.6%、3.3%,流入大于流出,使得人才凈流入占比分別為0.3%、0.5%、0.5%、0.6%,逐年上升。從來源看,人才向廣州流入的前十大城市分別為深圳、北京、佛山、東莞、上海、長沙、成都、武漢、珠海、鄭州,人才流入占比合計達50.8%。其中,深圳占比17.4%,珠三角城市有4個,合計占比29.6%。人才流入廣州主要因為發展速度較快、生活成本較低。2019年廣州GDP增速為6.8%,高于北京、上海、深圳的6.1%、6.0%、6.7%。廣州的生活成本在一線城市中最低,根據英國經濟分析智囊機構經濟學人智庫(EIU)發布的《2019年全球生活成本調查報告》,在全球133個城市樣本中,上海與深圳排名并列第25位,北京、廣州分別排名49、68位;2018年北京、上海、深圳、廣州的房價收入比分別為27.8、21.5、23.8、14.8年,廣州的房價和生活成本在一線城市中最低。2019年廣州流入人才的13.3%、5.3%流入貿易、批發、零售、租賃業,以及服務業,明顯高于其余9個重點城市。從去向看,廣州人才外流的前十大城市分別為深圳、佛山、東莞、北京、上海、珠海、杭州、中山、惠州、長沙,人才流出占比合計達57.2%。其中,深圳和佛山占比分別為18.6%、12.1%,珠三角城市有6個,合計占比44.9%,與北京13.6%的人才流向京津冀都市圈、上海25.9%的人才流向長三角都市圈和深圳32.3%的人才流向珠三角都市圈相比,廣州人才流向珠三角都市圈城市的比重顯著更高。一方面是因為珠三角多為粵語城市、文化相近,另一方面是廣州高校數量較多,廣東省人才為求學向廣州集聚,畢業后從廣州回流至省內其他城市。根據教育部數據,廣州普通高校數、211高校數分別為37、6所,分別排名第5、6名;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2018年廣州普通本專科在校生人數為108.6萬人、位列全國第一。

    廣州

    ??3.2二線城市:杭寧渝漢人才凈流入占比呈上升趨勢、津蓉有所下降

    ??從2019年人才凈流入占比看,6個重點二線城市杭寧渝漢津蓉分別為1.4%、0.9%、0.3%、0.1%、-0.1%、-0.7%,杭州最高、成都最低。從2016-2019年人才凈流入占比變化看,杭州從0.8%逐年升至1.4%,因電商為代表的產業發展迅速且薪酬相對較高;南京、重慶、武漢呈上升趨勢,分別從0.8%、-0.1%、-0.3%升至0.9%、0.3%、0.1%,南京經濟增速在十城中排名第一且2018年實施“寧聚計劃”吸引人才,重慶的信息技術產業具有較強的人才吸引力,武漢2017年實施“百萬大學生留漢”政策留住人才;天津人才凈流入占比逐年下降,從0.2%降至-0.1%,主要因為發展速度放緩且薪資水平在十城中倒數第一,成都在-0.3%至-0.8%區間波動,主要由于薪資水平相對較低。

    杭寧

    ??1)杭州:2016-2019年人才凈流入占比分別為0.8%、1.0%、1.2%、1.4%,始終為正且逐年攀升,主因杭州以電商為代表的產業發展迅速、薪酬超越廣州在十大城市中位列第四。2013-2019年杭州常住人口增量從4萬逐漸增至55萬,2019年常住人口增量杭州排名全國第一。2016-2019年杭州人才流入占比分別為3.0%、3.3%、3.3%、3.4%,人才流出占比分別為2.2%、2.3%、2.1%、2.0%,人才流入明顯大于流出,使得人才凈流入占比分別為0.8%、1.0%、1.2%、1.4%,逐年攀升,2018-2019年居全國之首。從來源看,人才向杭州流入的前十大城市分別為上海、北京、深圳、合肥、寧波、鄭州、南京、廣州、蘇州、成都,合計占比達46.6%,明顯高于2018年杭州人才前十來源地的44.0%,杭州的人才來源集中度有所上升。其中,來自上海和北京的人才合計占比23.6%,杭州發展所需人才主要在一線城市中,杭州也具有從一線城市搶奪人才的能力。且杭州前十來源地有5個來自長三角地區,合計占比達25.1%。人才流入杭州主要是因為產業發展迅速,尤其以阿里巴巴為代表的電商行業發展較快。根據杭州市統計局,2019年杭州數字經濟產業增加值增長15.1%,其中,電子商務產業增加值14.6%,均高于杭州GDP增速6.8%。2019年杭州流入人才28.8%流向IT|通信|電子|互聯網行業,明顯高于其余9個重點城市,其中,12.8%流向互聯網/電子商務二級行業,高于除重慶外的其余8個重點城市。同時杭州薪酬較有吸引力,在十個重點城市中位列第四,高于廣州,其中13個行業中杭州有1個位列第一(交通|運輸|物流|倉儲),1個位列第二,2個位列第三,7個位列第四。從去向看,杭州人才外流的前十大城市分別為上海、北京、寧波、南京、深圳、蘇州、嘉興、紹興、廣州、金華,合計占比達44.9%。其中,有7個去向長三角地區,合計占比達32.3%。


    杭州

    ??2)南京:2016-2019年人才凈流入占比分別為0.8%、0.9%、0.9%、0.9%,始終為正且比較穩定,主因南京發展速度較快且2018年“寧聚計劃”實施吸引人才。和上述其他城市相比,南京常住人口增量相對穩定,2011-2019年始終在2-10萬區間波動、2019年為6萬。2016-2019年南京人才流入占比分別為3.1%、3.0%、2.9%、2.8%,人才流出占比分別為2.3%、2.1%、1.9%、1.9%,均逐年下降,但人才流出明顯大于流出,使得南京人才凈流入占比分別為0.8%、0.9%、0.9%、0.9%,基本穩定。主要因為落戶條件放寬且電子通信、制造業等行業增長速度較快。2018年“寧聚計劃”即《人才落戶實施辦法》實施,不再以就業為落戶前提,年齡條件也從35歲放寬到40歲。根據各市統計局數據,2019年南京GDP同比增長7.8%,不僅高于全國的6.1%,也在十大重點城市中排名第一;2018年南京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7.8%,高于全國的6.2%,其中,新能源汽車、工業機器人、集成電路產量分別增長253.1%、108.9%、29.6%,高于全國的66.2%、6.4%、11.2%。從來源看,人才向南京流入的前十大城市分別是北京、上海、蘇州、無錫、合肥、杭州、西安、深圳、徐州、成都,合計占比達45.7%。其中,有5個是長三角地區,合計占比達25.8%。從去向看,南京人才外流的前十大城市分別為上海、蘇州、北京、無錫、杭州、常州、徐州、合肥、揚州、鎮江,合計占比達49.5%。其中,有8個是長三角地區,合計占比達40.8%。南京和長三角的人才互動非常頻繁,部分因為南京高校較多,長三角人才為求學向南京集聚,畢業后從南京回流至長三角其他城市。根據教育部數據,南京普通高校數、211高校數分別為34、10所,分別排名第6、3名。

    南京

    ??3)重慶:2016-2019年人才凈流入占比分別為-0.1%、-0.1%、0.5%、0.3%,2018年由負轉正主因對信息技術產業具有較強的人才吸引力。重慶常住人口增量維持在高位,2011-2019年增量平均為27萬。2016-2019年重慶人才流入占比總體呈上升趨勢,分別為1.3%、1.3%、2.0%、1.8%,人才流出占比在2016-2018年均為1.4%、2019年上升至1.6%,導致人才凈流入占比分別為-0.1%、-0.1%、0.5%、0.3%,逐年上升且2018年由負轉正。從來源看,人才向重慶流入的前十大城市分別為成都、北京、西安、長沙、上海、深圳、天津、貴陽、廣州、武漢,合計占比達62.8%。其中,成都流入重慶占比達26.4%,高于大部分城市第一來源地占比,主要因為地理位置近且電子產業等具有較強吸引力。2019年重慶流入人才中25.7%流向IT|通信|電子|互聯網行業,高于除杭州外的其余8個重點城市,也明顯高于流出人才從事該行業的比例13.1%,其中2019年重慶流入人才中14.4%流向互聯網/電子商務的二級行業中,顯著高于其余9個重點城市。根據國家統計局和中國電子信息產業統計年鑒數據,重慶電子商務企業個數2013-2018年從640個增加到2545個;重慶規模以上電子信息企業個數2008-2017年從68個增加到540個。重慶市統計局數據顯示,2019年1-11月重慶規上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營收同比增長45.2%,高于全國2019年信息技術服務業營收增速的20.8%。從去向看,重慶人才外流的前十大城市分別為成都、北京、上海、深圳、廣州、西安、杭州、貴陽、武漢、昆明,合計占比達51.0%。

    重慶

    ??4)武漢:2016-2019年人才凈流入占比分別為-0.3%、0.0%、0.8%、0.1%,2017年由負轉正,主因“百萬大學生留漢”政策實施。2011-2019年武漢常住人口增量平均為16萬人,常住人口保持較高增長。2016-2019年武漢人才流入占比分別為2.1%、2.2%、2.7%、1.9%,人才流出占比2.3%、2.1%、1.9%、1.8%,逐年下降,使得人才凈流入占比分別為-0.3%、0.0%、0.8%、0.1%。主要因為2017年開始的“百萬大學生留漢創業就業工程”,大學生可以低于市場價20%買到安居房或租到租賃房;不滿40周歲的留漢大學畢業生可憑畢業證落戶,碩士、博士不受年齡限制可直接落戶;專科、本科、碩士、博士的指導性最低年薪標準分別為4萬元、5萬元、6萬元、8萬元。根據武漢市委組織部,2017-2019年新增留漢大學生共109.5萬人,提前兩年完成2017年確定的五年達到100萬的目標。從來源看,人才向武漢流入的前十大城市分別為北京、深圳、上海、鄭州、長沙、成都、廣州、西安、杭州、襄陽,合計占比達45.0%。從去向看,武漢人才外流的前十大城市分別為北京、深圳、上海、廣州、杭州、長沙、南京、成都、鄭州、宜昌,合計占比達45.1%。

    武漢

    ??5)天津:2016-2019年人才凈流入占比分別為0.2%、0.1%、-0.1%、-0.1%,逐年下降且2018年由正轉負,主因天津發展速度放緩、2019年GDP增速5.3%在十城中最低、且薪資在十城中最低。天津常住人口增量呈下降趨勢,2011-2019年從56萬降至2萬。2016-2019年天津人才流入占比分別為2.3%、2.2%、2.2%、2.3%,較為穩定,流出占比分別為2.0%、2.1%、2.3%、2.4%,逐年上升,使得人才凈流入占比分別為0.2%、0.1%、-0.1%、-0.1%,逐年下降。從來源看,人才向天津流入的前十大城市分別為北京、上海、沈陽、石家莊、廊坊、深圳、唐山、保定、西安、鄭州,合計占比達55.1%。其中,北京占比高達31.8%,顯著高于其余城市第一來源地占比,主要因為地理位置近。從去向看,的天津人才外流的前十大城市分別為北京、深圳、上海、石家莊、廊坊、濟南、廣州、杭州、重慶、保定,合計占比達54.5%。其中,北京占比22.8%,顯著高于其余城市第一去向地占比,主要因為地理位置近且北京工作機會多。人才流出天津主要因為發展速度放緩且薪資水平低,根據各市統計局數據,天津2019年GDP增速為5.3%,在十大重點城市中倒數第一;2017-2019年GDP同比增速平均為4.0%,不僅遠低于2010-2016年的平均增速12.6%,也遠低于2017-2019年杭州、南京的平均增速7.2%、7.9%;同時天津薪酬較低,2019年4季度平均月薪為7813元,在十城中排名倒數第一,13個行業中天津有10個在十城中位列最后。

    天津

    ??6)成都:2016-2019年人才凈流入占比分別為-0.8%、-0.3%、-0.3%、-0.6%,始終為負,主因薪資水平較低,重慶與成都互為人才外流第一目標城市,人才從成都凈流向重慶。成都常住人口增量總體呈上升趨勢,2011-2019年從2萬升至25萬,2016年變動較大、高達126萬。2016-2019年成都人才流入占比分別為2.3%、2.8%、3.7%、2.9%,流出占比分別為3.2%、3.1%、4.0%、3.6%,流出始終大于流入且差距在2017-2019年逐年增大,使得人口凈流入占比分別為-0.8%、-0.3%、-0.3%、-0.6%。凈流出成都的人才較多是因為薪資水平低,2019年4季度成都平均月薪為8326元,在十大重點城市中排倒數第二,13個行業中有7個在十大城市中薪資水平排倒數第二。從來源看,人才向成都流入的前十大城市分別為北京、重慶、西安、上海、深圳、綿陽、長沙、廣州、鄭州、貴陽,合計占比達47.5%。從去向看,成都人才外流的前十大城市分別重慶、北京、深圳、西安、上海、綿陽、眉山、廣州、德陽、南充,合計占比達46.2%。其中,流出重慶的人才中17.9%流向成都,流出成都的人才中13.6%流向重慶,重慶與成都互為人才外流目標城市的第1位,成都流向重慶和重慶流向成都的人才流出在全國流動人才總量中占比分別為0.5%、0.4%,人才從成都凈流向重慶。2019年成都流出人才的30.6%來源于房地產|建筑業,顯著高于其他9個重點城市,且遠高于成都流入人才流向該行業的比例13.1%。

    成都

    專 題
    返回頂部
    掃描二維碼分享
    返回頂部
    三级片电影网站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